寒山月满

[明唐]“和我死在一起,不想也得想啦。”

明唐是重点,别管玄墨。。
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
“陆言祁,死到临头了,还有什么愿望没有?爷爷替你办了呀!哈哈哈哈!”

闻言,铁笼中的陆言祁缓缓抬起头。被一群虎狼折磨几日,他的脸颊都凹陷下去,束发的金环也早被夺了,暗金色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脸侧。那双鸳鸯眼有些失神地望向对面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唐少辰。

“要他?好,反正你们俩都活不成了,死在一起也没问题!”

一个恶谷狼将唐少辰拎起来,唐门衣衫绷得死紧,好险没有破开——尽管那衣衫已经破败不堪。他被扔进了笼子里,笼门再次落锁。陆言祁撑起虚软的身体,艰难地挪动过去,伸手轻轻拍了拍他。

巡山虎们在笼外点起了火。

火星迸溅,燎到了唐少辰手臂的伤口,他活活疼醒,睁眼便见陆言祁神色憔悴,护在他身边。

“伊槐……”

“别怕,”陆言祁小心地避开伤口,勾住了他的腰,“愿意和我死在一起么?”

唐少辰心里狠狠一揪,咬着牙道:“不。”

陆言祁苦笑:“不想也得想啦……”

火舌舔进了笼子,点燃了地上杂乱的干草。

被放了血的唐少辰的脸是苍白的,唇也是毫无血色的,他眼前有些模糊,但他清晰地看到陆言祁眼里映出火的光。

“圣火昭昭,圣光耀耀,凡我弟子,同心同劳。”

陆言祁轻声地背诵起明教教义,唐少辰忽然觉得他真可怜,生在明教,死在火中或许是最为高洁的死法,可惜是在这恶人谷,被这一群凶神恶煞点起的肮脏的火烧死。

随着念诵,他的皮肤逐渐变得有些透明,隐约可以看见血管,仿佛火色的冰,甚至闪动起光泽。

冷眼旁观的十恶总司终于惊叫:“明尊琉璃体!这是明教圣火诀最高阶的功法啊!”

唐少辰惊讶地看向陆言祁,却见他身上虽有琉璃外表却还是被火烧着,一不留神被他整个儿揽进怀里。

“突然想起来,变一个刀枪不入给你看看,怎么样,好看吧?”陆言祁勾起一个笑来,仿佛身处巴陵桃源,而非恶谷虎穴。

“你怎么不变一个水火不侵,丑死了。”

他这么说着,把脸埋进了陆言祁的胸口,听着那颗心脏坚强的跳动,后背感受到热浪滚滚。

陆言祁继续念着教义,只是声音越来越低。

唐少辰继续听着,火烧着了他的衣服,他也一动不动。

“灼灼圣火,焚我残躯……”

火焰里不再传出声音了。

桌上的鹤鸣千山剑闪过一道冷光,仿佛仙鹤悲鸣。玄墨听完十恶总司的汇报,有意无意地抬起手,轻轻地,在面具下沿,蹭了一下。

“玄青多好,清清淡淡的。蓝若青也好,还有人可以依靠。”

可是玄青早在宫中神武遗迹,师兄洛风惨死,师父谢云流拂袖而去,落英剑寸寸断裂时就死了。

而取回了鹤鸣千山剑的蓝若青因蛇毒失明,在唇上涂了迷药,离开蓝景风时也死了。

活着的只有玄墨,用半张面具遮住失明双眼,孤身一人来到恶人谷的玄墨。

是正是邪,安可知?

[小剧场]班长和语文老师竟然都是英语六级?!

班里又有一位大哥,被语文老师和班主任(生物老师)联合怼默写,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两位老师都英语六级……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「谢晓元的英语单词听写好几遍都没过关,英语老师把他交给了班长洛风处理。洛风叫他到楼道里谈话,班主任裴元迎面走了过来」
洛风:[语重心长]晓元,你都几进宫了,还写不对单词吗?
谢晓元:[小声bb]班长你六级都考过了,怎么如此不知民间疾苦……
裴元:背单词?找我呀,英语六级!
谢晓元:[大声嚷嚷]老师我真背不下来!
裴元:[笑]晓元啊,你语文课怎么从来没这么大声发过言?
洛风:对,你现在是背英语,过几天裴……老师默写语文,那些古诗……
裴元:[愉快接茬]那必须是全班第一呀!
「谢晓元哭着下场」
裴元:以后班里再有背不会单词的都送到我办公室。
洛风:……这太麻烦您了。
裴元:麻烦什么?你也得去。
(完)

发错校服怎么办,在学校等,贼急

班主任裴元x班长洛风
这梗是真事,发生在今天我们班一位大哥(不是班长)身上……

能不能算入群产粮啦以后我有梗就写段子🤣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学校发了新校服。

照例开学典礼是要着正装,饶是熊崽子也不敢造次,老老实实穿着校服外套从教室里搬板凳。

班主任裴元领着学生们往操场走,目光自然地游移,突然在男生队里发现了一个不和谐因素——一个女生。

“哎,那个……”

“女生”回头,正好与他对视,立刻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飞快地别过脸去,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凳子往上提了提。

那是班长——洛风。

学校的男女生校服不一样,洛风怎么会穿着女生校服呢?

裴元走过去帮他提着凳子,悄悄问:“校服怎么回事?”

洛风难为情地低着头:“学校发错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去换?”

洛风把头埋得更低了,下巴几乎戳到了锁骨:“换了,换回来……还是错的。”

旁边几个偷看帅哥班长和帅哥老师的女生听到,顿时笑了出来。裴元嘴角抽搐了一下,见洛风有些脸红便忍着没笑。

“下午再去换一下,先穿着吧,挺好看的。”
·
·
然而裴元的内心——
我家洛风女装也这么好看!

蓬莱真好看啊请允许我想象细节!
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夜色中,男子从辉煌灯火间走过,斜撑着一柄三十二骨金刚青乌伞,流苏随他步伐轻摇。腰带缀着珍珠海贝,白衣上银线绣的流云海浪纹层叠迤逦,飘然荡漾。那人气质温润儒雅,眉眼间是方外仙岛柔和的氤氲云雾,又有灯火渲染一笔风流蕴藉。长安城万千灯火输他脱俗,万花谷花海奇景输他清隽,纯阳宫厚重白雪输他潇洒。这画中仙人持伞行走,却不知害了多少女孩儿芳心暗许,情根深种。

资料片里裴元逆天改命救回来那个人一定是洛风aaaaaaaa别叫醒我那就是洛风就是洛风!!

[裴洛]贴面具化妆出任务梗的后续……

有趣🤪嘻嘻嘻嘻
原创人物咩过来破坏气氛=_=静虚的小师妹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有什么东西硌了一下裴元的手,他在洛风的衬衫领子下面发现了一根细链,是那种简简单单的黑色皮绳。裴元把绳子挑出来,下面悬着一只变形的弹壳。

裴元认得它——一次任务结束的时候,一个藏在暗处的士兵抬起全身唯一还能动的右手,用一把沙漠之鹰将它送进了裴元的胸膛——士兵被怒极的洛风一枪爆了头,而子弹擦着裴元的心脏嵌在了肋骨侧面。孙思邈亲自操刀,紧急抢救八个小时才把爱徒从鬼门关拉回来。

“怎么还留着它?”

裴元把弹壳捻在指尖,像是扼住了一只被黑绳子拴住的黄蜂。

“它差一点抢占我的位置去了这里,”洛风伸手在裴元身前心脏的位置点了点,“我要看住它,确保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洛风很少讲这样缠绵的情话,偶尔一讲便能把裴元撩拨得心神荡漾。裴元盯着洛风贴着面具的陌生的脸,默念好几遍洛风还要出任务,努力压抑下心头欲火。洛风莫名其妙地看看他,摸了摸自己的“脸”。

还没等裴元想好怎么撩回去,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,裴元神色一僵起身开门。门外蓝若青背手站着,仰起头抿着唇仔仔细细把裴元打量了一遍,硬是读出了他眼底最深处藏着的一丝恼怒,挑起了左边眉毛。

“师兄呢?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女哨兵假装没有感觉到来自向导的精神威压,自言自语一句,抽出手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他手里,转身跑了。

“确实不是。”

裴元收起精神触手,学着她的样子也挑起了眉毛。

[裴洛]一个贴面具化妆出任务梗

裴洛试水,看不出来的向哨……其实是刷完了玄月太太的空寂之后的段子脑洞!表白玄月太太!!
私设特别多甚至想借玄月太太的精神体设定wwww雪狼仙鹤白虎朱雀什么的太可爱啦(;´༎ຶД༎ຶ`)

没文笔没正文只是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定制的西装勾勒出洛风英挺的身姿,他十指纷飞迅速打好领带,被裴元按到镜子前坐好,噙着微笑乖乖闭上了眼睛任人摆布。

裴元取了一张精致的人皮面具,小心地一分一分覆在洛风面容上,食指轻轻按压,确保没有缝隙。接着他仔细比对了一下终端投影出的目标人物3D建模,拉开桌角化妆盒拿了两条假眉。

屋外下了雨,吹进窗子的风变得潮湿,柔和地在两人之间回荡,卷起一对恋人的温存。

动物解剖学硕士裴元毕业后跟在恩师孙思邈身边学了两年人体解剖,对于骨骼肌肉构造的敏感程度胜于常人十倍,这样的易容自然难不倒他。洛风放心地把自己的脸交给他摆弄,感受着眼影笔隔着面具拂过的奇妙触感,耳垂却在裴元气息掠过的瞬间不由自主地微微泛起了红色。

这一幕立刻被裴元捕捉到,于是使坏在洛风耳边短促地吹了口气。

“哎……?”

洛风侧身要躲,被裴元搂住。那抹红色顿成燎原之势,蔓延到人皮面具遮掩下的脸颊上。裴元看着他有些窘迫地抬手揉了揉耳朵,若有所思。

“怎么了,阿元?”洛风察觉到他的沉默。

裴元在他耳垂上亲了一下,贴着他道:“人皮面具会遮住你的一些细微表情和脸色变化,这一点还需要改进。”

不等洛风痒得推他,他又叹道:“我的洛风,你真是……时时刻刻都能给我惊喜。”

主题地铁站玩
我永远爱裴洛!吹爆指尖江湖的建模!

[花羊友情向][微策秀BG]碧水滔天和风袖低昂

私设特别多……没文笔没正文只有胡写的段子而且每个段子设定都不一样🌚求轻喷


“师父当年总说我的剑法太过凌厉,诚然天下武功唯快不破,可这太虚剑意一招一式全靠内力驱动,鲜有只耍剑招的武功,长此以往内力必然损耗过度而无法续招。像我这样一味求快,不给自己留下半点退路地打斗,万一内力耗尽,岂不是任人宰割。”


安维乐扯着女道袖摆撒娇,催着她再讲一点。蓝若青想想无甚可讲,便指了指院里晒草药的楚玉昭,跟小孩说,让昭姐姐给你讲,她心里好多故事呢。


楚玉昭停下翻拣药草,看着小小的苍云费劲地扛着盾跑过来,接着话头讲了下去。


“你青姐一点不知悔改,后来拉着我出去闯荡江湖,我带了好多银针,想着洛风师兄交待了她要是敢受伤就把她扎成刺猬。谁知道……”她抬头望了望蓝若青,后者正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威胁她,做口型道闭嘴。


“……她武功走的是轻灵一路,大小轻功都是顶尖,跟人打架躲得飞快,一把剑使得比十把剑还叫人眼花。”


蓝若青叫道:“哪有,你当时说二十把剑的!”


楚玉昭懒得理她,揉了揉认真听故事的小苍云,道:“她哪里有那么多内力,全靠我碧水滔天吊着。最后我那些针没怎么用上,笔倒是画秃了好几根。”


安维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蓝若青忍着没笑,继续说:“后来我死都不敢在阿昭洗衣服的时候去找她,生怕她给我来一瓢带皂角的碧水滔天。”


楚玉昭也弯了眉眼。旁观的苏容婉突然想到了什么,走到杨穆泽面前猛地一挥手。恰巧一阵大风迎着杨穆泽吹过来,秀姑娘秦风衣裙的袖摆随着这阵风糊了他一脸。


杨穆泽吃了一大惊:“婉鹅,李干森么?”说着把她袖摆拨开。院里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着,都没明白苏容婉中的什么邪。


苏容婉不慌不忙收回手来,声音保持着一贯的清冷沉稳:“风袖。不要算了,放生你。”


院里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,其中夹杂着杨穆泽绝望的哀号。

[琴羊BG][微藏花策秀BG](哨向)关于生病

私设特别多……没文笔没正文只有胡写的段子而且每个段子设定都不一样🌚求轻喷


蓝若青难得没有被闹钟叫起来,这让蓝景风吓了一跳。他伸手摸摸自家哨兵后背,给烫得缩回手来。


向导想起她夜里就使劲往自己怀里钻,许是刚烧起来发冷,讪讪地冲药给她:“……是我昨晚太过分了?”


病号迷迷糊糊地撑起上身接过杯子,一张小脸烧得潮红。蓝景风没忍住捏了捏,叫人瞪了回来。病号苦着脸喝了药,他赶紧喂了颗糖。


“哥哥肿涮……”她手上松劲把自己摔回床上,含着糖说话有些不清楚,“还有点良星。”


“再睡一会儿吧。”他给人掖好被角又亲了亲,把热水放在床头,“今天不训练了,我去帮你请假。”


……那是个人都知道我怎么病的了成吗!


蓝若青内心咆哮。不一会儿药劲上来,缩在被子里又睡了过去。


蓝景风去了训练场找到叶知松,二话不说手里凝出长笛就开干,把个叶知松惊得重剑差点砸脚上。俩人一个底气不足心里发虚一个莫名其妙心里有气,招招都直奔对方要害。


楚玉昭吃一大惊,赶紧甩针把武器打开,生怕伤着了谁。藏剑懒得跟他纠缠,抡起重剑转风来吴山,兜头一剑把长歌呼到地上。


蓝景风瘫着不起来,叶知松整理了一下衣服,拿重剑撑地倒着看他:“相知长歌单挑藏剑,风哥你真疯了?”
“不挑你难道挑离经易道?”蓝景风长笛指指楚玉昭,委委屈屈控诉,“我还没说你欺负向导呢。”


叶知松让他说得一愣,楚玉昭凑到他耳边道:“风哥的意思是,你赢了是你欺负向导,你输了是你太菜连向导都打不过。”


“风来吴山!”


“松哥冷静!冷静!”


这一块场地顿时鸡飞鸽跳。


杨穆泽耍了个枪花,叹道:“看不下去,走了走了。”


苏容婉没理他,过去把蓝景风扥起来,道:“云裳想和相知来一把。”


蓝景风还没说话,杨穆泽飞奔而至扯着秀姑娘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