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山月满

雨中荷叶青玉色,长街萧瑟楚天阔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妖言君《不记年》


[策秀BG]关于结局
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,求轻喷

 

 

 



杨穆泽战死的那个黄昏,苏容婉孤身出了城。

秀姑娘一个人,两把剑,在城外无数敌我不分的尸体中走着,走着走着,就停下了。

“……熙承。”

“我来了。”

她放下双剑,拖走附近的尸体,给自己腾出了一小片浸透鲜血的舞台。

捡起双剑,苏容婉轻声地唱了句什么,举剑舞了起来。

《破阵》,《合众》。

《绿腰》,《霓裳》。

四舞之间,演遍战阵杀伐歌舞升平,祈祷战乱过后仍是大唐盛世。

红袖染了血,剑也沾了灰尘。唯独一双眼睛,清明澄澈。她眼里看着这沙场,目光却又不在这沙场。

舞当有背景,背景是血色残阳。

舞当有音乐,音乐是凄厉乌啼。

舞当有观众,观众是遍野横尸。

这舞跳给你看,也跳给你的兄弟们看。

愿来生重逢,仍识故人。

愿家国太平,海晏河清。

……

打扫战场时,有人发现了他们。

“瞧她的颈子……多锋利的剑呐。”


女冠也要降妖除魔呀

[裴洛]夜雨

大家都发刀了,我也来凑个热闹……

实力证明用对话撑起整篇

没有什么逻辑,就是个鬼故事👿
 
 
 
 
“天黑了,雨又这么大,不如明早再走,进来喝杯热茶吧。今年新采的西湖龙井,藏剑山庄的友人捎来的。”

我跟着他进屋,落座,这小屋子坐落在花海边,从窗子可以望见一点灯火,是落星湖裴元先生房里的烛光。

他烧水,壶里的沸水和敲檐夜雨一同雀跃着。我摸了摸背后的渊微指玄,冰冷,屋里却是暖融融的,像这花谷晴日的阳光。他拈了些茶叶入水,清苦香气袅袅地散开,将他俊朗的眉目晕染在灯光里。

“先生喜欢龙井?”我打破沉默。

我的话没有打扰到他倒茶的手,凤凰三点头,动作优雅大方。“是呀,”他说,“茶香静心,对悟道亦有好处。”

我有些惊讶:“先生也懂修道?”

“想来你这一辈弟子不知道,我也……我曾经也是纯阳弟子。”

我急忙站起来,拱手行礼,道:“晚辈唐突了,先生——呃,前辈……”

他笑着打断我:“无妨。”

“我这半吊子茶艺,还是那边裴元先生教的。你要是觉得不好,等到天明雨停去和他讲,就说是那位砸了他招牌的病人嫌他教的不好。”

招牌?活人不医?

茶杯在他掌中安稳地待着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他的指尖比白瓷茶杯更加苍白。

“长夜漫漫,你想听我的故事么?”

渊微指玄在剑鞘中轻轻地颤了颤,提醒似的,我心里一惊,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应道:“嗯。”
 
 
 
 
「我原本不住在这里,可谁让我爱上了他呢。」

「我十多岁年纪便在江湖上漂荡,寻找师父的踪迹,追着一条又一条线索查下去。有时候我知道这也许毫无意义,但我相信师父,相信他绝不会背叛纯阳,便有了继续追查的信念。」

「我的武艺让我逃过了一次次危险,却不能让我看清楚人心。我总是轻易信了人家,最后却发现自己从始至终都被人家哄骗得团团转,恨不得被人家卖了还帮着数铜板。」

「那时候我才知道,人心险恶,真的不是师父师叔教我的武艺能够防范的。」

「直到我遇见了他。」

「我被东瀛人打伤,体力不支昏倒在树林里,醒来的时候是在他背上。他给我盖上了自己的披风,很温暖,带着淡淡的药草香气。他把我背回客栈,要来热水,仔细地帮我处理好伤口。」

「我说:先生救命之恩,在下不知何以为报,敢问先生可有什么心愿?」

「他就笑了,那个笑容是我从未见过的,狡黠,透着点商人似的精打细算,却温柔如水。他说道长以身相许如何?我是万花杏林弟子裴元,绝不会辱了道长身份。」

「那个时候我一定是脸红了,不然我的心跳怎么会突然变快呢。」

「他第二日便动身,带着我一起,他说他不会扔下自己的病人。」

「我就是这样被他拐回花谷来的,唉。」

「后来我的伤好了,可我贪恋他身上药草的香气……纯阳只有风和雪,而花谷多么温暖呀……直到师妹传信给我说有了师父的消息,和各大掌门约定在寇岛神武遗迹,我就告辞准备去找师父。他说你不要去,东瀛人总有些……总有些让人乐不思蜀的手段,我怕你去了便不回来了。」

「那样的话,我怎么办呢?他说。」

「你能不能有点反应,我讲的不好吗?算了,师叔们的弟子想来都是天分极高,日日练剑悟道,不苟言笑的。」

「我觉得他的话像一道雷劈下来,把我的心劈得流血似的疼。这些日子我和他待在一起,都从未表露心迹,可对方的心意我们都懂,我的心和身体……都已经属于他。可我那时候被这消息冲昏了头脑,只想着师父回来,师弟师妹们便不会再受欺负,全然忘了之前轻信别人的教训。他出去采药,委托他的师弟看着我,那阿麻吕的武功远不如我,被我强行闯了出去。」

「再后来……没什么,你别这样看我。」

「我浑浑噩噩回到花谷,那也是一个雨夜,起了大雾。他大概采药去了,我在他的屋子里等他,不想天要亮了他也没有回来。我怕有人来了看到我,毕竟我是闯出花谷的,只好躲到了附近的山洞里。」

「巧的是,我看见他也在那里。」

「他没有点灯,我跑过去抱住他,却发现我的手径直从他身体上穿了过去。我惊慌地叫他,才发现他形容憔悴,长发散乱,满面泪痕。」

「我隐约感觉到了什么。他跪在地上,悲伤地抚摸着一块石碑,低声唤着我的名字,说这里能看到花海,也不会被风雨淋着,你会喜欢的。」

「那石碑上刻着六个字。」

「挚爱洛风之墓。」

「我才明白,我才明白……原来我已经死了。」

「我的墓,不,我的衣冠冢在这里,所以我的魂魄被引回了这里。」

「他说我砸了他的招牌,活人不医头一次没能救回来一个病人。然后他取出一管笛子——我知道那是一管鹤骨做的骨笛——吹奏起来,笛音悲恸绵长,缥缈得仿佛下一刻便要碎在风里,却坚执地带着无尽的哀伤穿透雨雾。我知道那是他对我的告白。」

「泪从他消瘦的脸颊边滑下来,他终于哭得续不上气息,笛音也断了……」

「我很想抱着他,跟他说我回来了我们再也不分开了,可我毕竟修道,我知道魂魄不能碰触到阳间的人。我只能徒劳地,一遍又一遍地去擦他的泪水——没有用。」

「从那以后,每个这样的雨夜,他房间的灯火就没有熄灭过。」
 
 
 
 
“天明了,我的故事也讲完了,年轻人,上路吧。纯阳……拜托你们了。”

他的眼眶微红,起身倒掉杯中残茶,转身的瞬间草屋坍塌,我刚要叫喊,便见他的身影随着烛火熄去,我原是坐在一个昏暗山洞里,身边是孤冢新碑。

洞外天光乍破,青山上层云叠嶂,花海群芳争艳,乱欲迷眼。西湖龙井苦进心里,渊微指玄发出清越龙吟,我后知后觉,那应是藏剑山庄的友人“烧”来的。

落星湖传来裴元先生的笛声,含着无尽的哀伤。

我想,我比前辈知道的多一点。

那管笛子,叫——悲声。

「昔有灵鹤衔枝自西来,因旧伤重发堕于南徙途中。为白衣客所救。然虽得人悉心照料,其伤终难于痊愈。客遂携其游历南北,望觅得神医襄助。日久灵鹤渐生眷慕,纵可飞离亦不愿去,客通音律,好吹笛,时奏竹笛于花下,与鹤长伴。待客垂垂老,灵鹤长守榻前,依依不舍,鸣声哀戚、客笑抚鹤颈,叹曰“吾得汝相知,已为一生之幸。何必悲声?”语罢长辞,鹤固不肯去,化为骨笛,随葬墓中,后逢战乱,其坟遭掘,此笛重现于世,而往事已无人知。几经辗转,偶为裴元所得,奏之生恸,藏之以念故人。」

[明唐]“和我死在一起,不想也得想啦。”

明唐是重点,别管玄墨。。
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“陆言祁,死到临头了,还有什么愿望没有?爷爷替你办了呀!哈哈哈哈!”

闻言,铁笼中的陆言祁缓缓抬起头。被一群虎狼折磨几日,他的脸颊都凹陷下去,束发的金环也早被夺了,暗金色的长发凌乱地披在脸侧。那双鸳鸯眼有些失神地望向对面失血过多陷入昏迷的唐少辰。

“要他?好,反正你们俩都活不成了,死在一起也没问题!”

一个恶谷狼将唐少辰拎起来,唐门衣衫绷得死紧,好险没有破开——尽管那衣衫已经破败不堪。他被扔进了笼子里,笼门再次落锁。陆言祁撑起虚软的身体,艰难地挪动过去,伸手轻轻拍了拍他。

巡山虎们在笼外点起了火。

火星迸溅,燎到了唐少辰手臂的伤口,他活活疼醒,睁眼便见陆言祁神色憔悴,护在他身边。

“伊槐……”

“别怕,”陆言祁小心地避开伤口,勾住了他的腰,“愿意和我死在一起么?”

唐少辰心里狠狠一揪,咬着牙道:“不。”

陆言祁苦笑:“不想也得想啦……”

火舌舔进了笼子,点燃了地上杂乱的干草。

被放了血的唐少辰的脸是苍白的,唇也是毫无血色的,他眼前有些模糊,但他清晰地看到陆言祁眼里映出火的光。

“圣火昭昭,圣光耀耀,凡我弟子,同心同劳。”

陆言祁轻声地背诵起明教教义,唐少辰忽然觉得他真可怜,生在明教,死在火中或许是最为高洁的死法,可惜是在这恶人谷,被这一群凶神恶煞点起的肮脏的火烧死。

随着念诵,他的皮肤逐渐变得有些透明,隐约可以看见血管,仿佛火色的冰,甚至闪动起光泽。

冷眼旁观的十恶总司终于惊叫:“明尊琉璃体!这是明教圣火诀最高阶的功法啊!”

唐少辰惊讶地看向陆言祁,却见他身上虽有琉璃外表却还是被火烧着,一不留神被他整个儿揽进怀里。

“突然想起来,变一个刀枪不入给你看看,怎么样,好看吧?”陆言祁勾起一个笑来,仿佛身处巴陵桃源,而非恶谷虎穴。

“你怎么不变一个水火不侵,丑死了。”

他这么说着,把脸埋进了陆言祁的胸口,听着那颗心脏坚强的跳动,后背感受到热浪滚滚。

陆言祁继续念着教义,只是声音越来越低。

唐少辰继续听着,火烧着了他的衣服,他也一动不动。

“灼灼圣火,焚我残躯……”

火焰里不再传出声音了。

桌上的鹤鸣千山剑闪过一道冷光,仿佛仙鹤悲鸣。玄墨听完十恶总司的汇报,有意无意地抬起手,轻轻地在面具下沿蹭了一下。

[小剧场]班长和语文老师竟然都是英语六级?!

班里又有一位大哥,被语文老师和班主任(生物老师)联合怼默写,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两位老师都英语六级……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「谢晓元的英语单词听写好几遍都没过关,英语老师把他交给了班长洛风处理。洛风叫他到楼道里谈话,班主任裴元迎面走了过来」
洛风:[语重心长]晓元,你都几进宫了,还写不对单词吗?
谢晓元:[小声bb]班长你六级都考过了,怎么如此不知民间疾苦……
裴元:背单词?找我呀,英语六级!
谢晓元:[大声嚷嚷]老师我真背不下来!
裴元:[笑]晓元啊,你语文课怎么从来没这么大声发过言?
洛风:对,你现在是背英语,过几天裴……老师默写语文,那些古诗……
裴元:[愉快接茬]那必须是全班第一呀!
「谢晓元哭着下场」
裴元:以后班里再有背不会单词的都送到我办公室。
洛风:……这太麻烦您了。
裴元:麻烦什么?你也得去。
(完)

发错校服怎么办,在学校等,贼急

班主任裴元x班长洛风
这梗是真事,发生在今天我们班一位大哥(不是班长)身上……

能不能算入群产粮啦以后我有梗就写段子🤣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学校发了新校服。

照例开学典礼是要着正装,饶是熊崽子也不敢造次,老老实实穿着校服外套从教室里搬板凳。

班主任裴元领着学生们往操场走,目光自然地游移,突然在男生队里发现了一个不和谐因素——一个女生。

“哎,那个……”

“女生”回头,正好与他对视,立刻像只受惊的小鹿一样飞快地别过脸去,装作若无其事地把凳子往上提了提。

那是班长——洛风。

学校的男女生校服不一样,洛风怎么会穿着女生校服呢?

裴元走过去帮他提着凳子,悄悄问:“校服怎么回事?”

洛风难为情地低着头:“学校发错了。”

“那你怎么不去换?”

洛风把头埋得更低了,下巴几乎戳到了锁骨:“换了,换回来……还是错的。”

旁边几个偷看帅哥班长和帅哥老师的女生听到,顿时笑了出来。裴元嘴角抽搐了一下,见洛风有些脸红便忍着没笑。

“下午再去换一下,先穿着吧,挺好看的。”
·
·
然而裴元的内心——
我家洛风女装也这么好看!

蓬莱真好看啊请允许我想象细节!
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夜色中,男子从辉煌灯火间走过,斜撑着一柄三十二骨金刚青乌伞,流苏随他步伐轻摇。腰带缀着珍珠海贝,白衣上银线绣的流云海浪纹层叠迤逦,飘然荡漾。那人气质温润儒雅,眉眼间是方外仙岛柔和的氤氲云雾,又有灯火渲染一笔风流蕴藉。长安城万千灯火输他脱俗,万花谷花海奇景输他清隽,纯阳宫厚重白雪输他潇洒。这画中仙人持伞行走,却不知害了多少女孩儿芳心暗许,情根深种。

资料片里裴元逆天改命救回来那个人一定是洛风aaaaaaaa别叫醒我那就是洛风就是洛风!!

[裴洛]贴面具化妆出任务梗的后续……

有趣🤪嘻嘻嘻嘻
原创人物咩过来破坏气氛=_=静虚的小师妹
没正文没文笔只有胡写的段子🌚求轻喷

有什么东西硌了一下裴元的手,他在洛风的衬衫领子下面发现了一根细链,是那种简简单单的黑色皮绳。裴元把绳子挑出来,下面悬着一只变形的弹壳。

裴元认得它——一次任务结束的时候,一个藏在暗处的士兵抬起全身唯一还能动的右手,用一把沙漠之鹰将它送进了裴元的胸膛——士兵被怒极的洛风一枪爆了头,而子弹擦着裴元的心脏嵌在了肋骨侧面。孙思邈亲自操刀,紧急抢救八个小时才把爱徒从鬼门关拉回来。

“怎么还留着它?”

裴元把弹壳捻在指尖,像是扼住了一只被黑绳子拴住的黄蜂。

“它差一点抢占我的位置去了这里,”洛风伸手在裴元身前心脏的位置点了点,“我要看住它,确保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洛风很少讲这样缠绵的情话,偶尔一讲便能把裴元撩拨得心神荡漾。裴元盯着洛风贴着面具的陌生的脸,默念好几遍洛风还要出任务,努力压抑下心头欲火。洛风莫名其妙地看看他,摸了摸自己的“脸”。

还没等裴元想好怎么撩回去,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,裴元神色一僵起身开门。门外谢玄青背手站着,仰起头抿着唇仔仔细细把裴元打量了一遍,硬是读出了他眼底最深处藏着的一丝恼怒,挑起了左边眉毛。

“师兄呢?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女哨兵假装没有感觉到来自向导的精神威压,自言自语一句,抽出手把一个小盒子塞进他手里,转身跑了。

“确实不是。”

裴元收起精神触手,学着她的样子也挑起了眉毛。